推廣 熱搜:

“朱繼飛、朱夫人等人去過哪里,見過什么人

   日期:2020-02-24     瀏覽:3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見朱繼飛還在旁邊站著,他道:你且回去吧,幫著你母親處置父親喪事要緊。朱繼飛含淚道:真兇未捕,反而兄長羈系于獄,只怕父親泉
    見朱繼飛還在旁邊站著,他道:“你且回去吧,幫著你母親處置父親喪事要緊。”

    朱繼飛含淚道:“真兇未捕,反而兄長羈系于獄,只怕父親泉下難安。”

    李斐拍拍他的肩,道:“那你更該回去看看。若是你們兄弟倆都不在家披麻戴孝,你父親豈不是更加泉下難安?”

    朱繼飛聞言,對著兄長被關押的方向看了又看,終于一步三回頭地回去了。

    井乙在旁看著,不禁感慨,悄聲向阿原道:“看來朱家還是這個次子成器些。朱繪飛那個草包若能成才,除非豬真的會飛!”

    阿原抱著破塵劍倚在墻邊,微微蹙眉思忖著,一時不曾回答。

    這時,只聞立于李斐身后的景知晚吩咐道:“井乙,你帶兩個差役再去一次朱府,繼續勘察有無線索。”

    朱府幾位主子的臥房都已由景知晚等搜過一回,井乙也不知還有什么可以讓他勘察的,聞聲只得應了,正要離開時,景知晚又道:“朱繼飛、朱夫人等人去過哪里,見過什么人,需仔細牢記,一一回稟。”

    井乙才知景知晚其實是讓他借著勘察為名,暗中跟蹤監視朱繼飛等人,再不敢怠慢,急急領命而去。
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  而景知晚依然坐了肩輿,帶著阿原等人繼續去醫館探查線索。

    這一回,他們去的是恕心醫館。

    恕心醫館和別的藥鋪一樣對外賣藥,也有大夫在醫館中坐診。但景知晚等卻是正經遞了名帖,等著主人同意,方才在仆役的迎候下步入后院去見醫館的主人,左言希。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贵州十一选五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