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廣 熱搜:

上回還跟我要了一瓶,也不知送給哪個姑娘了!”

   日期:2020-02-24     瀏覽:2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待小玉離開,阿原也借口解手出屋,躡著小玉的蹤跡悄悄向后園內尋去。她的懷中,正收藏著一顆害死朱蝕的靈鶴髓,仿制得惟妙惟肖
  待小玉離開,阿原也借口解手出屋,躡著小玉的蹤跡悄悄向后園內尋去。

    她的懷中,正收藏著一顆害死朱蝕的“靈鶴髓”,仿制得惟妙惟肖,但其中一顆有細微的玫紅色彎月狀印痕。若非阿原是女子,看得細致,再認不出那其實女子剛染過的指甲留下的鳳仙花汁痕跡。

    這種顏色的鳳仙花別處并不多見,但鳳仙天生易生易長,算不得珍貴,故而住于賀府別院的女眷和侍女們都能采到鳳仙花。

    但愛用這種花汁染指甲,同時又可能接觸藥材的,只有侍奉左言希的小玉,和侍奉賀王服藥的一名姬妾。

    小玉挖鳳仙花時,那姬妾正走過來,笑問:“這是誰呢,也愛這鳳仙花汁?”

    小玉酡紅著臉,說道:“是衙門里的一位捕爺,說愛這顏色,要帶給妹妹。”

    那姬妾便道:“真真是有眼光!我也覺得好看。便是我們言希公子,也愛這顏色。上回還跟我要了一瓶,也不知送給哪個姑娘了!”

    小玉道:“咦,公子這次回來后我才被撥過去服侍,倒不知他看上了誰家的姑娘。”

    二人便開始說起左言希的風姿和學識,小玉固然兩眼晶亮,連那姬妾都是一副悠然神往的模樣。

    阿原隱于一道薔薇花籬后靜靜聽著,便有些疑心那位深居簡出養病的老賀王爺,帽子上會不會已經染上了一點春天的綠意。

    聽得他們交談間再無有價值的線索,阿原返身欲待離去,才覺身后不知何時多出一人,與她近在咫尺,差點和她撞到一處。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贵州十一选五开奖查询